原标题:微信红包赌博团伙被端:后台操纵赔率,获利大得让嫌疑人害怕

事先约定赌博规则,微信红包一发一抢,微信群便成了名副其实的“赌场”,群主就是庄家,群成员都是参赌人员。3月8日,随着犯罪嫌疑人赵某在云南昆明落网,这起由公安部督办、涉案赌资近亿元的微信红包赌博案已有35名涉案嫌疑人员被抓获,5人被上网追逃,(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分局共缴获涉案手机160余部、银行卡70余张、电脑4台、监控设备2台、POS机1台。历时半年多的时间,武进分局民警辗转于福建、江苏、湖南、山西、四川、安徽、黑龙江等地开展了相关侦办工作。

抢红包的“幌子”

去年6月中旬,武进分局接到群众举报称,多个微信群通过发微信红包,组织群成员进行“斗牛”赌博,涉案资金巨大。

经初步侦查,民警发现这些群经常被封号,但很快又会启用新的手机号组建新的同名群,拉人进群参赌。每个群日均在线200余人,24小时不间断进行赌博,每场赌局所需时间仅三五分钟,每天的赌局达200多场。参赌人员一般通过支付宝、微信、银行转账等方式,与“群财务”交接,“群财务”会按照1比1的比例,将赌客所充资金转换成相应的积分,赌客们拥有积分后,就可以报名参加任意一场赌局。

每场赌局开始之前,庄家都会在群里发“开赌”通告,参赌人员必须上报下注金额,由后台“机器人”立即把下注结束后的统计情况以账单的形式发在群里。红包发出,赌局真正开始。参赌人员必须在21秒内把红包抢完,超时或没抢到红包的就算输。参赌人员抢到红包金额的最后三位数与庄家所抢红包的点数比出大小后,就成为“斗牛”赌博输赢的依据,按照约定的赌规进行“最低1倍,最高15倍”的输赢赔付。后台“机器人”将赌局结果公布在群里之时,这场赌局就算结束。参赌人员可以找“群财务”进行结算,也可以不结算,拿积分继续下一场的赌局。

微信红包的出现,就是一场新的博弈,微信红包成为“斗牛”的依据,与庄家比过大小后,就形成相应的输赢倍率,每局最高的输赢可达8万元,日均账户资金总量达200万余元。

盈利大得让嫌疑人害怕

办案民警发现,涉赌微信群所用的手机号均非实名登记,参与人员来自全国各地,有上千人之多,其间的资金往来,涉及支付宝、微信及各大银行,摸清团伙落脚点及团伙成员人数、身份,固定相关犯罪证据,成为侦查此案的关键所在。

由于案情重大,该案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去年6月21日,分局抽调刑侦、治安、网安、派出所等部门40余名警力成立专案组,先后赶赴湖北武汉、江苏盐城、浙江杭州、上海等地围绕资金往来、成员身份、团伙的落脚点等展开了缜密侦查。经一个多月的排摸侦查,民警固定了相关犯罪证据链,查清了团伙成员身份及落脚点。

原来,这个拥有严密组织结构、分工明确细致的犯罪团伙就“驻扎”在武进的礼嘉和湖塘两地,团伙共有40名成员,其中“股东”11人,工作人员29人。涉案人员中,除6人为江苏常州籍,其余来自福建、湖南、山西、四川、安徽、黑龙江等地。

去年7月11日晚上6时许,分局出动100余名警力,兵分两路,在该团伙的两个落脚点同时展开抓捕,31名涉案人员落网。专案组查明,自2015年开始,该团伙组织参赌人员在微信群通过抢红包的方式,进行“斗牛”赌博,在80多天的“营业日”中,累计涉案金额近亿元,非法获利900余万元。

“盈利实在太大了,大得我们都开始害怕了。”到案的“股东”黄某、杨某等5人交代,被抓当晚,他们组织团伙成员准备去吃“散伙饭”,“我们想见好就收,改做正当生意,主要是怕做久了,警方会发现。”

股东们的“商机”

该团伙的非法盈利有三大来源:

1、庄家在赌局中的盈利;

2、抽取每局赌资的3%与每局参赌人员的人头费;

3、通过“机器人”在后台巧妙地设置了一定的赔率,确保庄家保持高胜率。盈利中的“大头”,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进行分红,“小头”则用来支付团伙日常运作的开销及员工工资。

团伙中的11名“股东”曾在上海接触过微信红包“斗牛”赌博,从中嗅到了“商机”。因为有6名“股东”来自常州,股东们遂于2015年下半年,在武进地区结伙,各自出资几万元至十几万元不等,作为开赌的“启动资金”,拉起了自己的微信红包“斗牛”赌博群。据交代,“启动资金”不仅用来支付赌局中参赌人员的盈利,也作为分红比例的依据。

除股东外,团伙还设有“后勤管理”“群财务”“拉手”“发包手”“赌托”“门神”“兑奖”“机器人”等十几个职位,每个职位都有相应的成员在24小时内轮班值守。

犯罪嫌疑人曹某来自湖南。去年6月,他听信朋友游说辞去了薪金颇高的酒吧工作,冲着日薪420元的“赌托”职位,从湖南专程赶到常州,用12部手机时刻冒充参赌人员在微信群里抢红包,以烘托群里红红火火的赌博氛围。进群参赌人员都是由招募的“拉手”拉进来的,那些干扰赌博的人,“门神”会及时将其踢出群外。开赌时,“机器人”根据固定的公式算出红包的金额和数量,由“发包手”每天发送,红包的钱是从“群财务”那领来的“公款”,参赌人员进场、离场时的积分结算和输赢结算都由“群财务”负责。

赌徒们的噩梦

从被拽到微信群抢红包开始,噩梦就降临到张先生身上了。“因为24小时里都在开赌,我像着了迷一样,每天都想进去赌几把……”接触这种赌博后,不管是上班还是上厕所,还是上床睡觉,只要有三五分钟的空闲,他就会像染了毒瘾似的进去赌几把,加上又是在虚拟环境下,不用经历数钱、付钱的肉疼感,近百万元积蓄在两年内不知不觉蒸发了。

“他们的群经常会被封,但他们会立即换其他的手机号重新开一个新的微信群,再把我们拉进去。”曾一天内输掉五六万元的李先生用“着魔”来形容自己深陷微信红包赌博的状态。平时爱“小来来”的他被朋友拉进这个群后,曾在几分钟内用几百元的本钱赢了两三万元。投机来的高额回报,把他的贪欲无限放大,最终沦为赌场被宰的“肥羊”,短短几天内输掉了十几万元。

还有一名常州本地的“赌友”在短短两个月里输了160万元,债台高筑后离常躲债去了。

前赴后继、执迷不悟的近千名参赌人员,最终成就了团伙的“发家致富梦”。而这些参赌人员苦于自身的违法行为,输掉大笔血汗钱后只能哑巴吃黄连,不敢报警,成为办案时的一大难点。

探员点评

“这起案件的侦破,得益于信息化条件下,多警种、多手段的现代合成作战打击机制的充分运用。此类案件有别于传统的赌博案件,犯罪嫌疑人利用网络聊天工具作为平台组织赌博,隐蔽性强,参与人员多,辐射范围广,而且其身份均为虚拟的,给案件的侦办带来很大的难度。分局成立专案组后,对主要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进行了研判确认,并组织民警奔赴多地,对涉案人员进行了同步抓捕,为案件的成功告破付出了努力。

“在走访调查中,我们也看到,好多参赌人员输钱少则几万元,多则几百万元,甚至有些因为赌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俗话说得好,“十赌九输”“十赌九骗”,想通过网络赌博来发家致富的人,只会空欢喜一场,给自己和家庭带来不幸。如果被拉入涉嫌赌博的红包群内,要及时向警方进行举报。”

——钮宗翰(分局治安大队一中队探长)

来源:平安常州微信公号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