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娱乐资讯 >

横扫天下小说原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横扫天

2017-09-20 13:10来源:网络整理

生而为男,当顶天立地,身处乱世,当横扫天下。
  昔年武道盟主林天,机缘巧合转世重生,十二岁即突破到先天境成就还在前世之上,虽修为超强但隐世埋名隐居山林。恰逢时局动荡,仙门现世,妖魔丛生。乱世将至,虽隐居山林也被波及,一代千古奇才,就此走出山林迎接一波波腥风血雨。

本文转载:石家庄传媒网:第一章 杀你,只需一招

初冬,盘龙山之巅。

鹅毛大雪从空中飘落,从高空俯瞰,连绵数十万里的盘龙山如同一条巨龙盘在茫茫大地上。天气严寒大雪封山,上山的人却越来越多,天下武道高手纷纷远道而来。

盘龙山,天下第一高峰,同时,也是人族圣山,昔年人族圣人伏羲羽化之处。历代武道盟主选举,皇帝祭天,都是在此举行。

上古时期,人间界百族林立,人族势弱众魔神当道。两万年前,人族更是到了灭绝的边缘,都城洛邑被三大天魔神所率领的百万妖魔大军重重围困,人族勇士伤亡殆尽哀鸿遍野,家家户户披麻戴孝。危机存亡之际,圣人伏羲横空出世,左手捧天皇书,右手执人皇笔,一钩,一划削落妖魔百年气运,而后再祭地皇印,撕裂大地,活埋百万妖魔大军。是役,三千魔神及其大军尽数被灭,唯有三大天魔神之一的蚩尤侥幸不知所踪,人族从此走上中兴之路。

一万年后,伏羲羽化飞升,衣冠化作清风,血肉化作冰川河流,骨骼就化作了这盘龙山。历朝历代,无论是谁夺得了社稷大器,都将盘龙山之巅作为祭天之地,天下武道高手也每隔十年在这里比武论道推选武道盟主,集中力量抗衡昔日魔族余孽所组成的天魔教,避免妖魔再次为祸人间。

今天,十年一度的比武论道还没到,盘龙山下却已人山人海,众多武道高手汇聚一堂。他们今天不是来盘龙山之巅比武论道的,而是来参加一场宏大的试炼。

一个月前,大汉国司天监发现有灾星降临,恐怕是不祥之兆,朝野震动,大汉国君下令开粮仓济民大赦天下并减税七年,亲自登上盘龙山之巅祭天祈福。

半个月前,乾坤刀宗、神火阁、落神宫和冥神殿四大隐世仙门传出消息,众魔神封印松动魔神即将出世,要在盘龙山之巅公开选拔年轻弟子应对浩劫,除了魔神教徒,所有先天境以上武者不分年龄性别皆可参与。

在人间界,民间武道高手几乎都是后天修炼而成,纵是一代宗师也是后天境,突破到先天境的少而又少,想要进步更加艰难,先天境以后的修炼功法基本上都集中在四大隐世仙门手中。消息一出,天下武道高手蜂拥而至。

此时,崎岖的山路上,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独自从山下走来。一路上,来参加试炼的武道高手都是速度惊人一个比一个快,巴不得第一个登上盘龙山,还没开始试炼就互相暗暗较量。有的身体矫健如虎如狼,在雪地上行走如风扬起千堆雪,有的无声无息踏雪无痕,行走在崇山峻岭间如履平地,林天却走得不急不慢,似乎永远都是从容不迫。

天气寒冷,远道而来的武道高手们穿上了厚厚的貂皮大衣都还感觉冷风刺骨,林天身上却只有一件薄薄的衣裳,脚下是一双丢在路边都没人捡的粗布鞋,露出了几个脚趾头。别人要么腰悬长剑,要么背着各种各样的奇门兵器,他背上却只有一把崩了好几个缺口的柴刀。看上去,十足一个上山打柴的山村少年,从他身边掠过的武道高手,莫不投来疑惑、不屑的目光,有些走出大老远了都还回头指指点点,林天一概视而不见走自己的路。

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林天速度不快,但后劲十足似乎体内有着无穷无尽的力气,从山脚下走来就没有停下休息过,每一步跨出的距离都是一模一样。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衣裳,但身体不仅没有冻僵,额头反而隐隐渗出几滴汗珠。

“咦,天下之大果真是无奇不有,一个山野砍柴少年来凑什么热闹?”

一把有些尖细的声音从林天身后传来,声音听起来远在百米外,下一刻,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呼的一声卷起漫天飞雪,一个身穿锦衣的年轻人带着一股劲风来到了林天身边,瞪大双眼看着林天,毫不掩饰眼中的意外、疑惑和不屑,“小子,你也是来参加四大隐世仙门试炼的?”

“嗯,来看看。”

林天淡淡说道,转头看了锦衣男子刘平贵一眼,一瞬间,后者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颤。

这眼神锐利、深邃,宛如刀锋,似乎能看透一个人心底的秘密;但有时又显得古朴深邃,仿佛见证了人世间的沧海桑田,平淡中透出不凡的智慧。就算是在当今武道盟主,号称天下第一武道高手的无极门掌门左寒天身上,刘平贵也没见过如此可怕的眼神!

这当真是一个山野少年?

刘平贵惶恐、惊颤,心头还有着深深的疑惑,一时之间怔住了。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林天眼中的冷光已经消失不见,看上去平淡无奇,除了身体强壮点和一般的山野少年没什么区别,在其体内感应不到什么力量波动,刚才那刹那间骇人的眼神,似乎只是自己的错觉。

不可能,刚才肯定是自己看错了!对,肯定是看错了,一个山野少年,怎么可能有那么可怕的眼神?

刘平贵心中暗道,有些恼怒。想自己堂堂大汉国镇北候刘家二少爷,堂堂百年传承的刘家嫡系真传,竟然被一个山野少年的眼神震住了,传了出去,还怎么见人?

刘平贵脸色阴沉,传承百年的镇北候刘家,在北疆临安城那是名副其实的土霸王,在整个大汉国也是排得上名号的世家。身为刘家二少,他在北疆一向横行无忌,身份骇人修为也是惊人,十三岁练成了家传绝技马踏飞燕,后被外出历练的神火阁长老燕鸿飞看中收为记名弟子,身兼两家之长苦修七年,年仅二十岁便成就先天被誉为大汉国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名震北疆。自己堂堂一个先天境武道高手,竟然被一个山野少年的一个眼神就震住了?

刘平贵想了想自己都觉得荒唐,越想越恼怒,对林天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笑话,一个山野小子也要参加四大隐世仙门试炼,哈哈哈哈……”

刘平贵哈哈大笑,掩盖神情的不自然,冷不防被林天震慑了一下心中总有一股恶气消散不了,越想越不爽。上下打量一眼,看到林天露在布鞋外的脚趾头和背上的柴刀,嘿嘿一声冷笑,“小子,你刚从山村里走出来?”

“嗯。”

林天点点头,脸庞还是平静如水不愠不火,没有计较刘平贵的粗鲁和无礼。他的确是刚从山村里走出来,只不过已经连续走了八百里而已,人没事仍然精神饱满,鞋底却快要磨破了。

“小子,你这样走法,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不说参加四大隐世仙门试炼了,能走到山顶么?”刘平贵再问,满眼的不屑和难以置信,上下打量着林天寻思怎么出口恶气。打死他也不相信林天这个样子能走到山顶,到不了半山腰就要折返,实在不知天高地厚,只会冻死在这茫茫大山上。堂堂人族圣山,岂是凡夫俗子那么容易攀登的。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就走不上去呢?”

林天淡淡说道,不再理会这个趾高气扬的纨绔,继续不急不慢地向山顶走去,迈着恒定的步伐。

“嘿,看不出你这小子还有几分傲气!”

刘平贵怒了,一口恶气都还没消散,见林天竟然还敢不理自己,心中更加恼怒。悬在腰间的长剑突然无风自动颤动起来,散发出凌厉的杀气,正要发作,被身旁的长发年轻人拉着离去,“平公子,算了,走吧,时间不等人去晚了就麻烦了。一个山野小子而已,不懂什么礼节,何必和他一般见识?何况人家也都说了,就上去看一看而已,又不是真的来参加试炼的。山野之人也有好奇心,这不奇怪。”

“哼,天弓兄,今天不是看在你份上,我一定要让这山野小子尝尝什么叫不知天高地厚,让他明白什么叫武道高手!”

刘平贵怒气冲冲,呼的一声和同伴张天弓从林天身旁掠过,嘿嘿一笑故意脚下发力扬起大片冰冷的雪花落在林天身上。都走出大老远了还远远回头狠狠瞪林天一眼,目光说不出的阴狠。

林天继续往前走,无视刘平贵的挑衅和蛮横,任由冰冷刺骨的雪花落在身上,脸庞平静步伐沉稳从容。如果有人走近仔细观察,可以发现雪花刚落在他皮肤上,瞬间就直接气化。衣服上有不少雪花看上去似乎就要被冻僵,身体却暖暖的似乎体内有一把永不熄灭的火把在熊熊燃烧。

“走路下盘不稳,放纵酒色身体被掏空,性格浮躁心境磨练不够,明显是借助各种丹药揠苗助长的一个纨绔。境界是有了,可惜,根基不牢,境界再高也只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外强中干是个花架子罢了。”

目送刘平贵的背影远去,林天一双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双眼闪过一抹寒光。刹那间,体内涌现一股磅礴狂暴的力量波动,随即隐匿不见。如果有人站在林天身旁,可以发现他背上土得掉渣的柴刀隐约浮现了一抹冷冽的刀芒。趾高气扬横行霸道惯了的刘平贵继续向前飞掠没有任何感觉,反倒是和他并肩而行的长发年轻人张天弓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远远地回头看了林天一眼,目光有些惊讶和疑惑,若有所思。

“人称平公子,身上锦衣绣着大汉国临安城刘氏专属的飞马徽章,这应该是临安刘氏的嫡系子弟。看来,为了参加四大隐世仙门选拔让家门出一个仙门弟子,临安刘氏这次也真是下了血本。如此年轻就突破到先天境,在年轻一辈中实属罕见,称之为天才也不为过,若是能请一严师教导,修身养性打牢根基,将来,成为一代先天宗师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惜……”

林天脸色平静如古井不波,没有理会张天弓的目光,继续走自己的路。由始至终,对刘平贵不亢不卑,但一眼就认出了他的来历。

“在年轻一辈中,这临安刘氏弟子修为尚可,遇上一个真正的先天高手估计也能撑三十个回合,但若是我亲自出手……”

“一招足矣!”

林天默默前行,一瞬间,目光却是如刀如芒,然后重归平静。

=================================================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斗书阁

上一篇:阅读忏悔录 警示促自律 下一篇:妹妹的癖好小说免费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妹妹的癖
最新资讯

最热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