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勒善于用小人物的悲喜命运,展示大时代的缺口与伤疤。

我们无法让亲人复活,也无法消除白人与印第安人之间的隔阂。

就像科恩和自己的好友,那个刚失去女儿的印第安父亲说的那样。

从今以后你的生活彻底破碎,你永远都别想好过,而且永远也回不去了。

但是你必须接受痛苦。

这是对他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

他来医院看受伤的简,谈起这个案子,简放声大哭。

不为自己,为那个想活下去,零下二三十度赤脚跑了六英里(约9.6公里),最后死在雪地里的少女。

影片最后给出了一行字: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原住民女性失踪。

因为这一失踪人口不在管理和保护范围内。

这揭示了这部影片的现实意义。

科恩在电影的台词:“无论你觉得她们能跑多远,她们都比你想象的要跑得远。”

她们既美丽又坚强,盛开在美国中部的荒凉地。

狼群杀死的不是倒霉的鹿,而是体弱的。

这里不是城市,在这完全没有运气可言,要么生,要么死。

这简单的一句话就表达了印第安原住民的生活状态。

影片最后,两位痛失爱女的父亲,坐在地上,彼此吐露心声。

则表露了导演对待“印第安问题”的态度,不管这个国家如何界定,我们都是可以并肩而坐的朋友。

抛开国家限定,单看人心,我们每个人都是伤痕累累,但我们也要学会负伤前行。

一桩谋杀案牵出了社会的层层问题,但是我们不能粗暴的把原因归结给外界。

因为落后不是犯罪的理由,贫穷也不该是罪恶的温床。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